<acronym id="ehyb0"></acronym>
          首頁 > 人物 > 訪談 > 正文

          天水市政協委員高峰:在絲路明珠天水與敦煌間搭起文化虹橋(圖)

          核心提示: “非常榮幸當選天水市第八屆政協委員,這是我的光榮,也是家鄉人民對自己的厚愛。今后更要為絲綢之路上的兩顆明珠,敦煌和天水兩地的文化交流做貢獻。要勇于擔當,積極作為,充分發揮政協委員的作用,不負家鄉父老的養育之恩,為繁榮天水傳統文化添磚加瓦?!苯?,政協天水市第八屆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上,新當選的政協委員敦煌佛學書畫院院長高峰深情地說。

          在絲路明珠天水與敦煌間搭起文化虹橋

          ——訪新當選天水市第八屆政協委員高峰

          “非常榮幸當選天水市第八屆政協委員,這是我的光榮,也是家鄉人民對自己的厚愛。今后更要為絲綢之路上的兩顆明珠,敦煌和天水兩地的文化交流做貢獻。要勇于擔當,積極作為,充分發揮政協委員的作用,不負家鄉父老的養育之恩,為繁榮天水傳統文化添磚加瓦。”近日,政協天水市第八屆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上,新當選的政協委員敦煌佛學書畫院院長高峰深情地說。

          nEO_IMG_1640793963(1)

          架起文化交流的虹橋

          高峰出生在天水,發源于羲皇故里的伏羲文化、麥積山石窟文化等,讓他青睞已久。2013年,他回到家鄉時,聽到著名雕塑家何鄂在秦州區慈航寺創作新風貌的佛像雕塑時,便通過天水市秦州區佛教協會,把自己珍藏多年的一張巨幅菩薩像捐贈給了慈航寺。他表示:“這張菩薩畫像無償捐獻給天水的寺廟,找到了其應有的去處。讓藝術為更多的老百姓服務,為增加兩地的文化交流服務,才是其發揮作用的時候,也是我最快樂的事!”后來,他相繼為天水瑞蓮寺等多地,捐獻了其獨具敦煌壁畫風格的書畫作品。

          2020年開始,他在天水籌辦敦煌佛學院天水文化交流中心,已舉辦多場書畫藝術展覽,無數天水觀眾從展覽中感受到了敦煌藝術的魅力。他說:“敦煌畫派是甘肅省在華夏文明傳承區建設中提出的文化工程之一,是一種地域性畫家追求的理念。自己只是堅守在敦煌藝術道路上的一位踐行者。”

          多年來,高峰在敦煌熱衷于天水歷史文化的傳播,通過國畫藝術把伏羲文化、麥積山石窟文化等天水五大歷史文化宣傳了敦煌,通過他的書畫院,以傳播敦煌藝術的同時讓國內外參觀者了解天水、熱愛天水。12月22日召開的政協天水市第八屆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上,鑒于高峰對天水和敦煌兩地傳統文化交流的貢獻,他光榮地當選為市政協委員。他說:“同為絲綢之路上的文化明珠,敦煌和天水有許多相似的地方和各自的特色,通過民間藝術交流讓兩地文化繁榮發展是自己最大的心愿。今后,繼續天水開展敦煌藝術交流外,自己還想邀請天水的書畫家走出去,到敦煌舉辦展覽和學術交流,通過大家的共同努力為兩地架起文化藝術交流之橋。今后,要通過舉辦書畫展、工作室、訪問研學等多種形式,促進天水文化交流,為服務天水經濟社會文化發展做貢獻。”

          nEO_IMG_418ffd2f43b752b3fd00f2c47fffe2a

          傳承敦煌書畫藝術

          高峰,敦煌佛學書畫院院長、泰中藝術家聯合會名譽會長、中緬友好協會理事、敦煌畫派傳承人、國禮畫家,甘肅美協會員。他生于隴右,創業于敦煌。多年來,他在絲綢之路明珠天水與敦煌之間奔走,用藝術之筆繪起兩地民間文化交流的另外一座橋梁。

          絲綢之路三千里,四大文明美名揚。甘肅敦煌是絲綢之路進入陽關的第一個中西文化交融、多元文化薈萃之地,敦煌莫高窟傳承的佛教文化藝術更是絲綢之路上獨具特色的藝術。歷代經久不衰的敦煌壁畫藝術,吸引了無數的專家學者研究學習和推廣,中青年實力派畫家高峰,便是多年來艱辛探索和傳承敦煌書畫藝術的書畫家之一。

          高峰身如其名,除身材高大、長發及背外,還有一顆隴右人特有的善良和好學之心。今天,他的敦煌系列國畫已經走出了國門,但他還如苦行僧一樣,留在敦煌如饑似渴地汲取著博大精深的敦煌藝術,只為踐行自己心中的敦煌之夢。1968年,高峰出生在天水青龍村一個普通農家,父母都是當地善良的農民。他的父親雖然識字甚少,但對經典佛經能夠朗誦如流。“在小學時,父親便讓我為大人抄寫經文,自己無意中喜歡其中的佛畫像,開始偷偷臨摹。”高峰表示:“沒有想到,童年時這些簡單臨摹畫,竟然還被鄰居家請去供奉。從此,左鄰右舍便爭著請我畫佛像,而我也從小時就結緣佛畫像藝術。當然,也正是這種隴右民間鄉村樸實的精神文化傳承,讓我從小堅持做人善良、對佛學國畫情有獨鐘。”高峰中學畢業后,正值我國改革開放的初期,他雖然借閱了大量的敦煌佛學國畫叢書學習和研究,但他的心中再也不滿足從書本中臨摹敦煌佛畫,在征得家人同意后,他只身一人去了敦煌,要在自己喜歡的佛學藝術道路上更上一層樓,去尋找真正的佛教藝術。

          nEO_IMG_849d88ebca75acf19e36e3deb1305ed

          初到敦煌時高峰也是舉步維艱。這時,在敦煌工作的一位叔父看到這位晚輩如此熱心佛畫,便伸出援助之手,讓這位沒有資歷、沒有大學文憑,甚至沒有生活保障的小青年,在敦煌莫高窟謀到了一份他夢寐以求的工作。

          敦煌有了立足點之后,工作閑暇他便日復一日地鉆進佛窟中潛心于敦煌壁畫的臨摹和學習。正好,改革開放的初期正是敦煌學走向國際之時,當時他有幸面對面接觸了國內著名敦煌學者常書鴻、段文杰、樊錦詩、李最雄等專家。這些敦煌學的文化大家在工作之余,對這位小學生,在國畫學習上不時給予關照和指點。藝術家們從高峰的勤奮、求學的眼神、誠心創作的作品中,看到這個小伙子肯吃苦、勤學習的作風,更看到了他不滿足于常規國畫的創新精神,便時不時對他的壁畫臨摹作品點評指導,讓他受益匪淺。

          2000年之后,初步掌握了敦煌繪畫技法的高峰,總對自己不能在藝術的道路上再有提高而苦悶,于是他赴西安美院學習深造。3年后,當他取得西安美院大學文憑后,毅然放棄了回到省城蘭州工作的機會,再次回到了讓他魂牽夢繞的敦煌,重新操起畫筆,成為眾多敦煌藝術朝圣者的一員。

          nEO_IMG_9b2e5e5756a731525aff0197f3fc504

          之后,經過系統的美術學習和多年的反復臨摹和探索,高峰的敦煌佛學國畫已經在敦煌和蘭州等地小有名氣。2006年6月,他創辦的敦煌佛學書畫院正式掛牌成立,該院以專題展示和傳承敦煌佛學藝術為宗旨。2015年,在中國文聯等單位舉辦的慶祝中泰建交40周年暨泰國詩琳通公主六十壽誕——中國書畫慈善展覽中,高峰展出的《飛天頌》《雙飛天》捐獻給了泰國紅十字會,用于泰國慈善事業。同年,高峰創作的6米巨幅作品《大涅槃圖》畫作,被中緬友好協會作為國禮,捐贈給緬甸仰光大金塔永久收藏。2017年,中泰文化經貿合作高峰論壇慶典活動中,他的作品由泰國文化和旅游部部長轉送給泰國國家博物館收藏。2019年9月15日,受邀參加了東盟文化藝術創作季(第一季)活動。從這時開始,高峰創作激情像放開閘門的水一樣,一發而不可收,并逐漸走出了甘肅,邁向了世界,令敦煌佛學書畫成為傳播絲綢之路文化的又一個窗口。

          nEO_IMG_a96189ebd8673023b3f65e38209be8c

          “我創作的敦煌佛教畫主要有兩個類別,一是傳承敦煌古風的中國畫,即傳統國畫;另外一種是運用現代立體造型藝術,在平面空間中創作出的多維視覺效果的創新國畫。”據高峰介紹:“前者主要把中國畫傳統的線描、著色等藝術全部運用到畫作中。如臨摹唐代112窟的《反彈琵琶》、榆林25窟的《說法圖》及眾多的飛天畫等。后者如果配合燈光等展廳效果,讓人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尊栩栩如生的雕塑,而非平面畫作。如作為國禮贈送尼泊爾的臨摹158號窟的《涅槃圖》,328窟的《供養菩薩》等。”高峰說的這些畫作都十分精致,反映出多年來臨摹敦煌壁畫的扎實功力,以及用傳統國畫藝術駕馭創作重大佛教題材的潛力,彰顯出以敦煌古代畫風為主的國畫傳承。而那些創新畫則集中體現了他近年來在臨摹敦煌國畫中的求變與創新,是反映他內心丹青世界的另外一種形式。

           

          專欄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責任編輯:紫萱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