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hyb0"></acronym>
          首頁 > 首頁 > 關注 > 正文

          “女子不能上龍舟”背后:習俗正消失,不能簡單視為性別歧視

          “女子不能上龍舟”背后:習俗正消失,不能簡單視為性別歧視   

          端午假期,廣東佛山一名女子登龍舟拍視頻遭到網暴,引發“女人能不能上龍舟”的討論。

          2018年12月2日下午,廣東佛山,第三屆“遠航九江”龍舟聯賽總決賽在煙橋古村舉行。視覺中國 資料圖

          “現在已經也不是重男輕女的年代了,為什么男子可以參加龍舟比賽,女子不可以呢?”看到這則視頻后,曾擔任當地一支女子龍舟隊教練,帶隊拿過亞運會冠軍、世界龍舟錦標賽金牌的趙婷(化名)評論道。

          網傳的視頻里,一名女性坐在龍舟船上,拿手機一邊拍攝一邊說,“龍舟船,準備比賽開始。”但很快有男性的聲音在一旁呼喊,“上來啊,女生不能坐。”“散開啊,女人散開喂!”

          該女子將視頻發布在自己的短視頻社交平臺上,隨即引發部分網友激烈討論。有網友在評論區留言稱,“你準備接受刑事責任,已經破壞了我們廣東的傳統。”“千百年流傳下來的龍船給你作廢了,態度還這么囂張。”此后,佛山市南海區九江龍舟協會的何先生回應媒體稱,當地有一種傳統龍舟,有婦女不能登船的傳統習俗。

          廣東女子龍舟隊在2022年首屆世界龍舟聯賽上的表現。來源:南粵女聲

          一時之間,圍繞“女子不能上龍舟”的爭論呈現兩極分化的趨勢,有觀點譴責“婦女不能登龍船”這一“習慣”體現了濃厚的歧視,有網友評論稱,“女性想要登龍船,不應該被傳統文化拒之門外”;另一觀點則認為,這只是一個傳統地方習俗而已,并沒有體現不尊重女性。

          “女人不能上龍舟”這一民俗有沒有依據?有民俗專家曾在研究中指出,“龍舟的‘龍’是具有男性性別象征的神性‘動物’,在以男性為主導的社會,人們一般習以為常地以為,它就是天經地義的表達。”

          也有專家向澎湃新聞明確表示,“女性不能上龍舟”是在將女性排除在端午文化傳統之外,“這是一個錯誤”;也有專家在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認為,“女性不能上龍舟”不能簡單地視為性別歧視,“更多的是一種文化禁忌,或者是這種文化禁忌不被認同導致的一種沖突。”

          廣東女子龍舟隊在2022年首屆世界龍舟聯賽上的表現。來源:南粵女聲

          女子龍舟比賽已打破了“祖宗規矩”

          “以前老一輩確實有這個說法(女子不能上龍舟),但是后來已經沒有了。二三十年前就已經有女隊來劃龍舟了。”羅毅(化名)曾在廣東汕尾地區擔任龍舟隊的領隊,在他看來,廣東海豐、佛山等地區目前龍舟競技文化氛圍依然很濃厚。他承認,早期老一輩確實有要求女子不能上男子劃的龍舟這個傳統文化要求,但近些年,這個現象逐漸消失,并且在當地也有女子龍舟隊。

          但羅毅說,不能簡單地把“女子不能上龍舟”視為性別歧視,確實背后涉及到當地文化習俗,不能用理性來解釋。

          端午節的歷史悠久。民俗學專家、浙江省非物質文化遺產研究基地主任陳華文曾在2018年發表《端午節的文化傳承:鳳舟競渡與女性參與》的研究。研究中,陳華文明確指出,端午節是一個有著數千年傳承歷史的特殊節日,而端午節的龍舟競渡是端午節文化中最具有典型性符號象征意義的一種文化。陳華文寫道,龍舟的龍,是具有男性性別象征的神性“動物”,在以男性為主導的社會,人們一般習以為常地以為,它就是天經地義的表達。

          陳華文認為,在以男權為中心的社會,文化的主導被男性為主體的各種現象所迷惑,以至于女性僅僅成為一種配角,成為男性文化主導的一種附庸,而忽略了在細節甚至具體文化傳承過程中的主體或主導作用。

          在這樣的邏輯下,陳華文稱,“女子不能上龍舟”背后涉及到文化禁忌的問題。

          澎湃新聞查閱相關資料發現,作為龍舟運動的旺地,廣東曾經的傳統中,女性通常被禁止從事龍舟運動。民間傳統習俗中,男人才可以參加賽龍舟,女人不可。其解釋為,當舟船做成龍形時就被賦予了神性,“女人坐在龍身上,豈不有褻神明?”不但如此,女人懷孕、坐月子期間,她的丈夫(稱為“四目公”)也是不準上龍舟的。

          1993年的端午節,汕尾鹽町頭人打破了“祖宗規矩”,決定在男子龍舟賽前,加插一場女子龍舟賽,率先打破女子不準上龍舟的禁忌。汕尾市政府在官網中記載,“這是汕尾有史以來首次的女子龍舟比賽。”

          “現在已經不是重男輕女的年代了,為什么男子可以參加龍舟比賽,女子不可以呢?”趙婷曾擔任廣東地區一支女子龍舟隊教練,拿到過亞運會冠軍、世界龍舟錦標賽金牌等多個獎項。她熱愛龍舟競技運動。

          看完網傳的“女子不能上龍舟”那段視頻后,趙婷說,佛山九江的龍舟歷史文化悠久,本久負盛名,再加上端午當天舉辦活動很熱鬧,這名女游客可能是一時投入到熱鬧氛圍里了,不小心上了傳統龍舟上,想感受一下龍舟的魅力,自己沒想到后果會這么嚴重。“現在這個局面,尤其是來自社會的言論壓力,對她來說懲罰是不是有點嚴重呢?”

          趙婷說,以前男女龍舟界限清晰,各自有各自的船,但現在男女一起劃也是可以的。“在一些傳統龍舟比賽里,考慮到男女體能的差異,會分成男子組和女子組,在男女混合組的比賽里,也會保證每組男女數量相同,保證比賽的公平。”她說。

          趙婷回憶,自己曾在抖音發布過一條女子龍舟比賽的視頻,收到過類似的留言:一名網友提出應該取消女子的龍舟比賽項目,認為這不符合傳統。但她說,當時也有很多網友為她仗義執言,回擊該網友的刁難。

          廣東女子龍舟隊來源:“南粵女聲”

          龍舟運動的拼搏、團結精神不分男女

          在趙婷看來,佛山當地確實龍舟氛圍濃厚,從各區到村莊,會舉辦各式各樣的比賽。其中又分為競技龍舟和傳統龍舟,競技龍舟大多數用于比賽,傳統龍舟大多數都用來祭奠或展示所用。

          傳統大龍舟也可以分為游龍和比賽用的傳統龍舟。“游龍的裝扮更漂亮,在龍舟里面會裝上燈飾、花牌等,而比賽用的龍舟,就會對龍舟進行拋光打蠟等流程,把龍舟打磨得很干凈。”

          趙婷說,民間地區有些傳統龍舟比賽比如傳統龍舟中的五人龍,以前都是男人才可以劃的,現在有些比賽也接受女子劃五人龍。而競技龍舟男女都可以參與,還有男女混合的項目。

          她也見證了不少女性龍舟隊員的努力。

          她回憶起,第一批女子龍舟隊隊員中,有位女士已經劃了10多年龍舟了,2008年才加入俱樂部,當時已經30多歲,一直堅持練習。“她屬于‘大器晚成’的類型。”

          隊伍里,還有很多女隊員已經成家生娃,但一直堅持高強度的訓練,有些隊員為了備戰比賽,還錯過了孩子的中高考。“我也很敬佩她們對自己事業的責任感。”

          “以前女子還是不能上龍舟的,只能站在岸上觀看比賽,所以她們年輕時接觸龍舟的機會比較少。”趙婷說,不過,這些女性的爺爺輩或者父輩往往都是劃龍舟的高手,她們從小在賽龍舟氛圍下長大,即便技術、能力一開始不太好,但對龍舟的“水感”會比其他地方的隊員好很多。

          水感,就是握槳時,槳和水之間,人和槳之間的一個契合。“好像打桌球一樣,手拿著桌球桿的感覺。”趙婷解釋。

          她很懷念龍舟隊的氛圍,懷念所有人齊心協力向前使勁、大家一起進步的感覺,和她看過《中國女排》的電影一樣,她覺得,九江女子龍舟也有那股團結、拼搏的精神。

          “在團隊里,每個人都不想落后,會自覺擺脫惰性,只想一直往前、往前,這樣龍舟才會劃得更快。”她說,在龍舟隊,沒有人是單獨作戰的,每個人背后都是整個團隊,大家手拉著手一起往前,誰也離不開誰。

          她介紹,在常見的小龍舟的比賽里,劃手共10人,分為5排,左右槳各一人,外加1個鼓手和1個舵手。鼓手是這條龍舟的靈魂,起到控制節奏的作用,舵手控制這條船的方向。不同位置肩負的職能也不同。

          第一排在最前面領槳,擔負著領頭人的職責,控制整條龍舟的節奏,而二、三、四排是這條龍舟的動力馬達,負責傳送力量,最后一排則是這條龍舟的“驅動機”,盡量讓前面的隊友劃得更加輕松。第五排的劃手要求會更高,需要動作更加協調和流暢。

          “龍舟上每一個位置都非常關鍵,負責不同的職能,一起努力讓我們這條龍舟劃得更快更好。”她說。

          趙婷說,龍舟隊日常訓練非常辛苦,每天專項訓練要四五個小時,加上一些陸上體能、跑步之類的訓練,整體訓練時間在七八個小時以上。“龍舟比較看重腰、肩和手臂的力量,以及身體整體的協調性。”

          到龍舟隊擔任教練之前,趙婷是廣東省皮劃艇隊的隊員,她說,就運動而言,付出和收獲不一定能成正比,但不付出的話,永遠不可能有收獲,不光做運動員,其他的事情也是如此。

          兩年前,趙婷因懷孕的原因不再擔任教練。她說,自己從小離家,成長在運動隊,也很渴望家庭氛圍,所以希望能多陪伴小孩,不想讓小孩重走自己童年的路。“練了那么久的體育,想停下來歇一會,然后再做規劃。”

          民俗專家:將女性排除在外的文化傳統不合時宜

          “文化禁忌涉及到的問題是,這種禁忌在當地是不可侵犯的。從龍舟擁有者的角度來看,‘我難道不可以有這種禁忌嗎?’違反了這種禁忌,就是對女性的不尊重,這是不是太過絕對了?”陳華文在考察了端午鳳舟競渡的文化后,結合網上的那段視頻,認為“女性不能上龍舟”這一做法是歧視女性的觀點太過絕對。

          陳華文認為,從龍舟文化來看:一、從生理上來看,男女力量差距太大,“龍舟每一個節拍需要大家力氣非常協調,力氣大小差不多對取得勝利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是一種競技形式。”二、民間對于文化禁忌很容易上升到信仰層面,具有某種宗教性,這種文化的含義會非常復雜。三、龍舟文化中也有“鳳舟競渡”,之后也有女子龍舟隊,龍舟文化一直在進步,體現文化的多樣性。“女性已經開始參與到以男性為主導的龍舟文化里。”陳華文說。

          陳華文在他的研究中特別強調,應鼓勵女性參與到這項節日文化的傳承中,他認為,這樣可以使傳統中的所謂男女不平等得到某種層面上的平衡。在一些以男性為主導的力量型活動,由于有女性的參與或觀賞而獲得一種特別的激勵,從而使文化凝聚力在活動過程中得到保障。

          華東師范大學民俗學研究所教授田兆元認為,“女子不能上龍舟”是不合時宜、落后的文化傳統,并且帶有歧視性,“這肯定不能接受”。性別平等,族群平等是當代人類社會文化必須遵循的基本原則。

          在他看來,端午節文化在傳承的時候,存在著比較嚴重的單一化簡單化傾向,“將端午競渡簡單看做龍舟競渡,還把女性排除在外,整體上來說這是一個嚴重的錯誤。”田兆元說。

          四川廣元鳳舟。田兆元 圖

          田兆元在研究中指出,傳統的端午競渡文化既有龍舟競渡,也有鳳舟競渡。在許多地方這樣兩種傳統文化并行,給女性的參與提供了廣闊的空間。在很多地區,有男女同劃的現實,比如四川廣元、湖北洪湖鳳舟男女同劃,體現出傳統端午文化的性別平等意識,這都是非??少F的。本次“女子不能上龍舟”的爭論,凸顯出女性參與端午文化缺乏空間的重要問題,也凸顯出端午競渡中鳳舟競渡必須復興,讓女性廣泛參與的迫切問題。

          “將女性排除在外并不是優秀文化傳統的一部分。”田兆元說。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責任編輯:王蘭蘭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