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hyb0"></acronym>
          首頁 > 城市 > 河北 > 正文

          一患腸梗阻嬰兒因發燒入住方艙后死亡?河北省衛健委:已關注到此事

          一患腸梗阻嬰兒因發燒入住方艙后死亡?河北省衛健委:已關注到此事   

          6月14日,一位母親在社交平臺爆料稱,2021年5月28日凌晨,她和丈夫送出生36天的兒子IU到河北醫科大學第二醫院(下稱:省二院)治療腸梗阻,因孩子伴有發熱,醫生讓他們入住方艙病房。他們認為,進入方艙后的6個小時里,醫生并未按照腸梗阻對孩子進行及時的治療,致使孩子因治療不及時死亡。

          在這位母親的自述中,記者了解到,她之所以選擇這個時候爆料,是因為時隔一年,在2022年5月18日終于等來了石家莊市醫學會的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但讓我們沒想到的是,鑒定結果雖為一級甲等醫療事故,但涉事醫院省二院卻只承擔次要責任。”

          6月15日,針對此事,記者致電河北省衛健委,相關工作人員表示,已關注到此事,具體由宣傳部門回應,截至發稿前,記者未接到河北省衛健委宣傳部門的來電。

          方艙病房監控截圖 受訪者供圖

          無核酸陰性證明

          患腸梗阻發燒嬰兒入住方艙

          6月15日,天目新聞記者聯系到IU的父親曹先生(化姓),他告訴記者,事發一年來,從頭至尾沒見到過醫院任何一個領導甚至醫生。“我和我的孩子沒得到一句道歉。我要一個公平的判決,對相關人員公正的處罰,真心誠意的道歉。”

          據曹先生講述,2021年5月27日,是IU出生的第34天,當晚孩子出現吐奶、食欲差的情況,曹先生和妻子連夜帶孩子去河北生殖婦產醫院急診,經兒科醫生檢查診斷,考慮腸梗阻,建議轉院至綜合性醫院。夫妻倆帶孩子去了省二院。

          2021年5月28日凌晨2點多,曹先生夫婦到達省二院急診,2時50分許,兒科接診,因孩子伴有發熱,醫生讓孩子入住方艙。

          據曹先生提供的當日方艙病房全程監控視頻顯示,凌晨4點15分,夫妻倆帶著IU進入方艙病房。曹先生表示,進入方艙后,醫生并未按照新生兒腸梗阻的治療手段進行治療,他們被告知需要等到早上8點以后,白班醫生上班后再進行治療。

          “從2點50分接診,至4點15分進入病房,再到8點醫生出現,期間我們前后11次請求治療,均得到醫生需要等待的回復。”曹先生表示,他也不知為何醫生一直接聽電話,卻未出現在病房。“每次只答復我等待,讓我等白天交班。”記者從監控視頻中看到,曹先生多次撥打電話請求治療,多次請求護士通便、灌腸,卻被告知沒有操作工具,需要等到8點醫生上班。

          監控視頻顯示,2021年5月28日早上8點,兒外科醫生來到病房為IU治療,并答應曹先生夫婦為其協調ICU病房,稱“孩子狀態不太好。”至于為什么不能及時入住ICU,該醫生講到,“我知道你們心情很激動,但我們這里的護士不是專門為孩子弄的,為什么去不了那兒,是因為核酸問題沒辦法解決。”

          曹先生表示,入院第一時間,并沒有被安排做核酸。記者從一張臨時醫囑單上看到,5點16分醫生下醫囑,醫囑內容為“新冠病毒核酸檢測(住院患者)”,醫囑執行時間是5點48分。“當時告訴我們4個小時出結果,但直到11點37分,結果才出來。”

          急診病例 受訪者供圖

          當日11時51分,IU轉入兒科ICU。“核酸結果出來之后,孩子才轉入ICU,當即就被下了病危通知,延誤治療搶救長達9小時。”曹先生說,2021年5月29日9點24分,ICU長達19個小時的搶救無效,夫婦倆失去了出生僅36天的兒子。

          河北醫科大學第二醫院出具的死亡記錄顯示,IU的死亡原因為多器官功能障礙綜合征。死亡診斷為多器官功能障礙綜合征、腸梗阻、膿毒性休克、心力衰竭、膿毒癥等。

          河北醫科大學第二醫院出具的死亡記錄 受訪者供圖

          孩子父母不接受醫療事故鑒定結果

          河北省衛健委:已關注到此事

          目前,曹先生夫婦已經將河北醫科大學第二醫院起訴至石家莊市新華區人民法院。“歷經重重困難,已完成取證,也終于在等待了半年后,盼來了醫療事故技術鑒定,但目前的鑒定結果讓我們不能接受。”

          據一份由石家莊市醫學會出具的《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石家莊醫鑒[2022]-010號)顯示,醫方存在以下醫療過失行為:①查體記錄顯示:……在患兒病情較重的情況下,未預見到患兒病情的嚴重性,也未給予必要的監護措施;②針對患兒既往曾患“先天性巨結腸?”及本次就診的腸梗阻,未及時給予胃腸減壓、擴肛、肛管灌腸等有效的治療措施;③觀察病情不細致,未及時發現患兒的病情進展、變化。

          該鑒定書還稱,醫方的醫療過失行為與患兒死亡有一定因果關系,鑒于患兒有罹患“先天性巨結腸?”病史,發病前曾游泳(水的刺激及勞累)可能降低腸蠕動、增加感染風險,就診時CRP增高,白細胞降低,對患兒的病情加重并致最終死亡也有較大參與度,故醫方承擔醫療事故的次要責任。

          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 受訪者供圖

          河北生殖婦產醫院出具的醫療報告單 受訪者供圖

          對此,曹先生表示,在入院前,孩子并沒有腸道相關疾病。其提供了一份2021年5月25日由河北生殖婦產醫院出具的醫療報告單,超聲提示,孩子目前腹部腸管未見明顯異常。曹先生表示,目前,他已提出再次鑒定的申請。

          6月15日上午9時許,河北醫科大學第二醫院針對此事發布說明,稱近日個別媒體發文,就一名患兒在醫院診治發布有關報道,醫院高度重視,對事件展開專項調查。經調查,患兒于2021年4月23日出生,生后3天到醫院就診,被診斷為疑似先天性巨結腸,低蛋白血癥住院治療17天。5月28日凌晨因腹脹、發熱再次到醫院診療,患兒病情進展較快,病情危重,雖經積極治療、搶救,仍不幸于5月29日7時24分死亡。

          2021年6月,患兒家屬向屬地法院起訴,2022年5月醫學會召開了醫療事故鑒定會,并出具鑒定結果,目前該案件仍在審理中。醫院將積極配合調查,并按照法院審理結果予以處理。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責任編輯:王蘭蘭
          0